2010年7月22日 星期四

轉載:生活里的一幕无常。(22.07.10)

『轉載:来不及说告别』

今天下班后去了一趟吧生中央医院,探望我们那里的一位Supervisor。
几位Supervisor之中数他最尽责任,最肯学所以知识最多最自信,我们几个新的“上司”都很依赖他。

跟很多人一样,他星期一不见人影,但还是老实地请假休息,而不是像大部分缺席员工般告病假。
看过了大荧幕的世杯赛,星期二还是不见踪影,可是打了电话告病假。当时我还想,熬夜熬出病咯。
星期三,完全没有消息,怕人事部找砸我忍不住打电话问他几时上班。他说他躺在医院,发烧了。赶快盖上电话,怕打扰他养病。
星期四,他突然昏迷不醒,被送入紧急病房。妻子打电话来问公司可否为他写一封担保信转入私人医院。
奈何他身体已承受不了转院的舟车劳顿,而且送到第二家医院也不肯定院方肯不肯收他,原来的医院也可能把病床腾出给其他病人。要是进退两难更是折磨。

现在的医院有够现实的。亲人要做生死攸关的决定,压力肯定很大。


星期五,我们拉队去探望他,只见两天前意识清醒跟我谈过话的他当时身上贴满了管子和电线,只能依靠仪器呼吸。
父母和亲戚朋友都来了,旧同事和朋友也来了,有点告别的意思。

他父亲说他胸膛已经被“电击”救了了两次,第三次也只能用双手进行心脏复苏急救,意思是... ...他只剩下一次机会?
隔着玻璃窗,看到年轻的妻子在床边崩溃地跟亲友拥抱痛哭,其他人只能无助地站在外面看热闹。
面对命运之神的玩弄,人还真的渺小得沙尘也不如,只能无聊地讨论着病因等待结果。

晚上九点多,老板sms,他去世了。。

本来以为是骨痛热症那种。需时两个星期的化验结果原本是要找出病因,可惜他等不了。变成死因。跟最近神秘的鼠尿病无关。一直品种不详的昆虫飞进(还是用爬的)他耳朵里,然后造成脑部细菌感染。

他在妻儿的生活里上演了一幕无常,他根本没想到自己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。
以为自己会好起来,也许根本来不及说告别。

圖:準備好退場,卻沒想過告別

根据马来人习俗,明天把遗体领回家后朗诵经文,然后同一天下葬。第一次要去马来人的葬礼,有点忐忑,是围在遗体周围朗诵经文吗?我们华人可以到吗?

这次事件除了再一次证明人生本无常之外,还有几个不相关的领略。
政府医院大病房里的走廊,是真的放着病床的,是真的有人躺的。
不想那么可怜,大家请快点自备医药卡。大部分公司只会买集体意外保险,可能没有人寿险。

我也想起有的跟他生前有过摩擦的同事,下午呆滞地坐在化验室厕所外面的走廊,一群人无心工作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。
那个家伙肯定有懊恼,晚上还特地打电话给我通知坏消息,约定明天去他家。
我们在生活中很生气一些人,却没有要对方倒下的意愿,当他突然离开,才发觉自己没那么讨厌他。
圖:生活里上演了一幕无常。

心里声声可惜可惜,只在看到他妻子崩溃的时候有一点悲伤。
其他时候应该是面无表情,觉得一切安慰都是多余,害怕说错什么而远离他的父母。
我开始想象没有他的化验室,有点抗拒。
今天不知明天事,想做什么快点去做......真要学会享受当下,轻松生活。

『原文出自:慧思』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后記》
生命,其實脆弱得可以。
讓自己健康,是給家人最大的安心。
朋友們,不要因為生活忙碌而放棄運動及照顧飲食啊。
我們的最后一程,應該和家人笑著走完,別讓他們在崩潰的狀態下,匆匆地和我們揮手告別。

毅陽

4 則留言:

prince n princess mum 提到...

健康, 是最大的财富!

微笑的鱼 提到...

最措手不及莫过于突然的来,匆匆的去。而且是一去不再返回了。常常人就要等待生死关头才会突然忘掉一切发生过的恩恩怨怨,甚至于才来后悔莫及。那又能怎么样。人啊,可以多么复杂,也可以很简单。突然,有许多的感触...对于我们各自的人生路...

Yi Yang 毅阳 提到...

微笑的魚:那天有個朋友對我說:
簡單,是生活的哲學。
我覺得很對。我們都讓自己變得太復雜了。

崇豪 提到...

让人感触的一篇文章,不,是一段无常的事故。看得人惆怅;历的人肠断。
真的是没什么比让自己健康,开心的活着来得更重要了。
人,长得越老,应该要烦恼越少;如若相反,则显然智慧不增反减,该反省。
幸好,我越老,恼越少。值得庆幸,开心:)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