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3月24日 星期三

转载《摩多背上的故事》(24.03.2010)

以下是一篇转载的文章,来自我的好友, Chang Mei Kuan
我觉得很感动,很想和大家分享,希望你们也会喜欢。

 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《摩多背上的故事》
多少张日历撕去了,陪伴你的,又是什么?
有些人会回答屋子,家人,朋友,金钱,事业及等等。
陪伴我的,是记忆。是的,记忆。

我的记忆林林总总。开心的,伤心的,怀念的,想忘掉的;和其他人一样——一箩萝。类的脑袋可以记得很多东西,把它们都收在大脑里面大大小小的抽屉里。
当遇到相关的钥匙,就会打开那一个抽屉,然后那个记忆抽屉就会重播以前许多画面。
图:能够依靠在父母的背上,何尝不是一种福气?


一天驾车回家时,在红绿灯看到了以上的画面。这么巧二辆摩多车并排停在一起。同样的斜度、同样的接孩子放学回家,同样的停在一起。钢盔的颜色也恰巧一样,只不过前后掉转了。

看到小女生,我想起了爸爸。
是的,我的爸爸。我的摩多英雄。

出生在甘榜的我们,那个年代,家里有汽车,是很了不起的事情;家里有黑白电视机,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。我家没有汽车,只有摩多车,也是维生工具之一。
就靠那辆摩多车,养大了我们几兄弟姐妹。父母是农民,也割胶。他们早出晚归,靠那辆摩多车和一双手,努力工作,为的是整家人三餐温饱,孩子的教育。一辆摩多车,最少都坐三个人。前面车篮坐一个小的,一个大人骑摩多,载一个大人,二个大人之间还三明治夹着一个小的,所以最少三个。那时候车很少,虽然载最少三个,交通意外也不多。

从小,我就是做三明治中间那块蛋,被夹在中间。跟随父母去芭场,去街场。我们那时都是这么称呼地名,总加一个场字在后面。那种感觉,怎么说呢。你有做过那块蛋吗?虽然被夹得有些紧,而且脚也是‘吊儿郎当’的,(因为不够脚踏板,而且脚也不够长踏在脚踏板上。)但是,那种前后被人保护着的感觉,我想,和在妈妈子宫里被羊水包围着的安全感差不多一样吧。

偶尔,或许一个月有二三次吧。如果爸爸早做完工回家,吃过晚饭,我都会撒娇要他载我在新村兜风。通常,我都会如愿以偿。所以有时候,幺女是有特别优待的。上面的兄长已经长大,不会明目张胆撒娇,而父母那时候也比较有时间宠小的。那时候长得比较大了,不可以在做三明治的蛋,所以背后都会感觉到徐徐的风,好凉爽。天凉好个秋,不如饭后好个摩多兜风。眼帘里进入新村傍晚时分风景,炊烟在晚霞前阮阮升起,是让我喜爱大自然的前因吧。

升上中学以后,和小时候比起来,比较少撒娇,比较少晚餐后要去兜风了。但是,那时候由于每天都要搭巴士上学,早上五时半就要起床。有时候很懒惰起床,遇到爸爸没去割胶,都会撒娇要爸爸早上载我到街场上课。哈哈,这样我就可以睡到六时半才起床了。再一次,可能是幺女,所以大部分时候爸爸都会答应我的。哦,别以为我持宠生骄,一个月也只不过一二次而已。早上天气很冷,骑摩多根本是会哆嗦的。别以为一件寒衣没什么了不起,那时候可以穿姐姐的寒衣,已经很温暖,很满足了。更不用说要求nike还是adidas的,应该是无牌的,但是裹住了我的赤子之心。有些物质,有就好,可以用就好,适合用就好,别那么在意是不是名牌。纵然名牌,包不住哆嗦的心,又有什么用呢?纵然早上的风多么冷,很多还是让爸爸这个骑士档了。我不会骑摩多,这个道理,我是后来在大学才领悟的。一次一个同学载我上早课,他忘了穿风衣,看着他颤抖的衣角,我才发觉,爸爸从来都没有给我看过他颤抖的背影。

现在。长大了,很久都没有做过爸爸的摩多车了。回到家,如果要出门,我们都会用汽车载着父母。或许,我应该要爸爸载我兜兜风了。

你呢?有什么记忆让你怀念你的双亲吗?我有很多。
这些记忆陪伴着我这个游子渡过这么些年。无论多么忙,我都要写这篇文章。

如果你的双亲还在,要把握机会,好吗?只要心中有孝,每天都是双亲节。别以为父母亲节请他们吃一顿好的就可以交成绩单了。
如果父母在儿童节才买糖果给你吃,恐怕小时候你就已经哭闹翻天了。

加油。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看完后。
我只有感动;就,纯粹的感动。
忘了,我已泪盈满眶。

1 則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