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

马六甲,回忆有你。(24.12.10)

海邊。沙灘。我和你。

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约定。
如您所见,赴约的包括我,思宁,(娇小玲珑的)娟姨,(过动儿患者)猪笼,(看什么看的)阿莎,(长长的)海怪,(超白的)微微白,(爱笑的)爱舞艺。

早上我们约了娟姨及阿莎在 加料山,bukit jalil, 集合。
勇敢的阿莎及娟姨居然敢坐上陌生人,猪笼的车子,真是危险。(不良示范,小朋友千万不要学!)
对了,娟姨和我算是同乡,我们都来自同一个地区,就读同一间中学,但是,我比她大几个batch。
阿莎属于外表文静,内心狂热的一类,年龄很小(对我而言),我进大学时她才小学毕业 (=.=''),不过还好,我们没有代沟。(阿莎不太爱讲话,纯粹是用眼神沟通的人,呵呵)

往南的车程里,天空乌云密布,一副山雨欲来的感觉。
海怪打电话来说到,不用担心,马六甲已经under 她的control了,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相信她讲的话,因为她是怪人。呵呵。

不经不觉间,我们到达了(没有看到马或穿山甲的)马六甲。在等海怪的期间,娟姨对我说她来马六甲的重要/主要节目不是看马,是看鳄鱼!(真是一个奇怪的嗜好 =.=)而关于阿莎,还是一副沉默寡言的()样。

阿海来了。(很慢,不知道是不是走错路 =.='')
她带我们到一家不知名的老旧店面,点了几样道地的食品,卖相是不错,吃起来也还好。
期间,黑溜溜的吉林妇人不停打断我们的交谈,感觉上她也很想加入我们的话题,但是我们的猪笼眼中只有娟姨,完全容不下任何沙子,何况是那么大分的吉林妇人?

所以,我们没有“羊味”(骚)她,最后她只能败兴而归,接着他还发蓝渣,骂我们讲话骚扰到别的顾客,但是我们环顾四周,除了苍蝇,只有“无鹰”,根本就没有人要complaint我们,很明显,她是不爽我们。
老旧店里的美女图,阿海的脸特长,呵呵


吃完后,我们要去 唱歌  看猪笼的演唱会。
坦白说,也蛮精彩的,猪笼精湛(吓)的表演,加上入场才十多元,实在是物超所值。
在这里,我们遇上不友善的对待,有(超不帅的)服务生警告我们唱歌不要酱大声 (+_+),但是在微微白的耀眼白光感化,及阿莎凌厉的()()()眼神攻击下,他唯有退下,毕竟,生命诚可贵。呵呵。
有几卖力?看图就知道。
媽的,還勃起!呵呵。

演唱会后,猪笼带着()姨的心离开了,我们去海边扮卡夫卡。
这里的重头节目是吹波波比赛,战况还蛮激烈的。

爱舞艺以她优雅地口技(RF),一路领先,虽然间中娟姨(凭借着夸张的脸部扭曲表情)有后来居上的势头,但是最终还是不敌能歌善舞的爱舞艺。
娟姨虽败,犹荣。
(按:幾怕是 沒有波 的娟姨 贏了這場吹波波比賽啊~呵呵)
进入决赛圈的爱舞艺及娟姨
(注意!娟姨是直接用口 吹出波波的!呵呵)

正當大家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,我看到两段发人深思的插曲。
一,以前国外有卖火柴的女孩,今天,马六甲出现了捡siham的微微白。个人觉得,时间推前100年,推后1000年都不会有人可以捡siham捡到酱投入,是全情投入哦!
这绝对不是 人类可以拥有的 专! 注! 力!
捡siham的女孩。专注而美丽

二,阿海怪凭着她对海洋的认识,不顾自身的安全,独自到海里玩水,殊不知玩出个大头佛,居然把自己的眼镜掉入了海洋深处!
最后还得出动3000多条鱼,200多只龙虾及53只迷途的蟹来帮忙,才顺利找回眼镜。
故事告诉我们,乐极生悲,而且不要以为自己很屌,其实你很菜鸟,呵呵。


娟姨带我们往深海处找眼镜

在时间大神的催促下,夜幕慢慢低垂,而我们也即将要离开。
临别秋波,海怪带我们到了一家吃鸡粒饭的地方享用(当天)最后的晚餐。
坦白说,在悠悠哀愁的氛围下,我们已经无法专心品尝,口里嚼的,心里想的,都只剩下万分的不舍。。。
图:真对(Cendol)

回程里。我在期待,下一次的聚会。^.^v
(而之后发生的冰淇淋事件,則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。)


video:纪录当天所发生的一切,专属于我们的回忆。^.^v

4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在哪里唱噢?

Yi Yang 毅阳 提到...

哈哈,马六甲啊!呵呵

匿名 提到...

马六甲那么大~名字~?

Yi Yang 毅阳 提到...

dream box,dataran pahlawan. :)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